Copy
Share
Forward

 




 

2014年,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翻譯美國冤案專著《路人變被告》,在全書最末章,Brandon教授以上面一段話,說明美國政府部門為了回應冤案存在所為的司法科學制度改革。這是平冤協會第一次認識到NAS報告的存在,當時還不瞭解這份重要的司法科學政策建議,將隨著台灣無辜運動的發展,成為下一階段台灣重要的司法改革議程。

2019年,因應今年年度論壇的主題,我們召集志工,研究美國相關司法科學委員會的動態,並且著手翻譯NAS報告,以及後續由美國白宮科技顧問所提出的PCAST報告之摘要。費時數月,總算及時完稿,兩份摘要合計約四萬字,在此衷心感謝翻譯志工賀陳介、林耕文、林耘生、吳湘芸、唐琪縉、趙如、胡淑惠的付出,以及金孟華老師與 Annette的校訂意見 !

論壇將至,本期電子報特別刊出專文,介紹這兩份對美國司法科學制度改革扮演重要角色的報告書,思考冤案救援的下一階段,也為2019年度論壇做準備。

本文分四大段落,第一部分將簡要介紹2009年NAS報告的主要政策建議,第二部分則將介紹美國聯邦政府為了回應NAS報告所創立的兩大部門,第三部分介紹PCAST報告,第四部分則是針對NAS報告發佈10年後的影響回顧。

自2005年美國國會要求NAS發動研究至今,15年的司法科學制度改革,始終都是進行式。

 

邁向前路:從NAS報告看冤案救援的下一階段


文|羅士翔、梁丹妮、柯昀青
一、2009年NAS報告 :邁向前路


2005年年底,美國國會通過法案1,並明文授權國家科學院(NAS)2針對司法科學領域進行研究,確認該社群的需求、可能的科學發展、如何改善運用司法科學技術、如何增加合格鑑識人員與法醫等面向後,向國家提供建言。

2006年秋天,NAS召集司法科學界、法學界成員和來自多種背景的科學家,共同組成一個名為「找出司法科學界的需求」(Identifying the Needs of the Forensic Science Community)的委員會,以執行國會要求。委員們邀請相關專家提供證詞,也會審查相關的出版品、研究和報告,並作成最後結論。

2009年,NAS遵照國會指示,發表司法科學研究報告《強化美國司法科學:邁向前路》(Strengthening Forensic Science in the United States:A Path Forward,下簡稱NAS報告),提出對當前司法科學社群的分析,並建議國家撥款的方向,以進一步強化美國相關科學領域的發展。

1 此法案為〈科學、國家、司法、商務與相關機關撥款法〉(Science, State, Justice, Commence, and Related Agencies Appropriations Act)。全文見此
2 NAS是由美國著名科學家所組成的老牌非營利社群,其成員的主要任務,是擔任國家的科學、工程與醫學顧問,並提供獨立、客觀的建議。自1863年在國會授權下成立至今,共有500位NAS成員曾獲諾貝爾獎。詳可參此

(一)NAS報告說了什麼?


在完整審查、檢視了當時的刑事司法實務,包括各種於法庭中常被使用的科學證據3、鑑識方法及其侷限、鑑識人才培育、實驗室認證等面向之後,委員會指出當前所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這個過於分散(fragmented )的司法科學體系。

這個過度分散的問題,展現在以下四個層面:


主要論點一:不同司法學門之間差很大

首先,所謂的「司法科學」(forensic science)本身涵蓋甚廣。每個鑑識學門都各自擁有迥異的科學原理、技術、方法、分析或詮釋標準、可信度、錯誤率,以及不同的操作程序或守則。舉例來說,指紋鑑定、DNA研究、毒物鑑定,各自依賴的科學原理基礎就顯然有極大差異,很難一概論之。

主要論點二:就算是同一學門內部也是差很大

除了學門之間的差異,就算是同一個鑑識學門內部,往往也缺乏一致的標準作業程序(SOP)、教育訓練規範,以及對鑑識人員與實驗室的考核驗證機制4;結果就變成,不同地區、不同實驗室、不同人員(甚至只是因為師承不同學派),都可能顯著影響其鑑定品質、詮釋、可信度,甚至是鑑定結果。

主要論點三:對於鑑識證據的判讀方法,往往不具有科學基礎

最為理想的司法科學,是可以透過科學性方法,適切地判讀證據,並協助我們找出真兇(當然也可能排除無辜)。但委員會認為,並不是所有學門都能夠達到這個目標。有些學門可以準確、一致且穩定地協助我們進行「個化」,確認人別;但有些學門卻僅能做到「類化」,協助我們根據特徵、將樣本進行分類。

每個學門之間各自面臨不同的判讀難題,有時是受限於樣本品質,有時則受限於方法技術上的侷限。一般而言,委員會認為,就證據解讀與分析的層面來說,以實驗室分析為本的學門(譬如毒物化學鑑定),會比以專家詮釋為本的學門(譬如咬痕分析)更值得信賴。不過關鍵在於,目前有些學門用來判讀鑑識證據的方法本身,缺乏經同儕審查或公開發表的學術研究支持──換句話說,有些判讀方法根本「不科學」。


主要論點四:司法X科學,兩種相異體系之間的整合困難

在爬梳完司法科學體系本身的問題之後,NAS報告也花費了相當篇幅在討論法庭與科學這兩種迥異體系應該如何整合,以及聯邦政府應該、又可能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從佛萊案、道伯案,到針對美國聯邦證據法第702條的詮釋5,相關議題在美國法學界早已討論多年;一言以蔽之,目前美國法學界已普遍認為,法庭應該扮演守門員(gatekeeper)的角色,將根據不可信科學方法和原理所做出的專家證詞,排除在法庭之外。然而,NAS報告卻提出不同的觀點,指出:

為什麼呢?NAS報告中提到,司法體系也面臨本身的重重限制(包括對抗制的本質並不在於「發現科學真相」、法律與科學之間的知識體系差異、法界內部的工作型態,以及美國上訴審對事實審法院裁量權的高度尊重等等),「單單靠司法審查無法解決司法科學界長久以來的問題」。

3 NAS報告中粗略將科學證據分成三種:(1)型態(經驗性)證據,透過鑑識人員的經驗與可見型態(pattern),所分析出來的證據,如指紋、鞋印分析、咬痕鑑定、毛髮顯微比對等。(2)分析性證據,奠基於實驗室研究,譬如DNA分析、毒物鑑定、彈藥或爆裂物分析等。(3)數位證據。
4 此處的考核機制包含針對刑事實驗室的認證(accreditation),以及針對鑑識人員的證照發給(licensing)與驗證(certification)。其中,NAS報告相當強調固定對鑑識人員進行能力試驗(proficiency test),以確保其鑑定能力與品質。
5 佛萊案指 Frye v. United States, 293 F. 1013 (D.C. Cir. 1923),道伯案指 Daubert v. Merrell Dow Pharmaceuticals Inc., 509 U.S. 579 (1993),以及現行美國聯邦證據法(Federal Rules of Evidence)第702條。

(二)那怎麼辦?一個獨立司法科學治理機制的誕生


如果司法體系不是用來改善或者促進司法科學領域的最佳人選,那麼應該要由誰來負責呢?

NAS報告認為,應該要由聯邦政府提供實質且穩定的協助,嘗試支持相關領域與技術的學術研究,才可能真正改善司法科學方法及實務運作的品質,因此聯邦政府應該要建立嶄新、強大且獨立於既有機關的治理機制,才可能確實、有效地帶領各個司法領域學門往前邁進。這個治理機制應該滿足下列的標準:

NAS報告的最後,委員會提出13個建議。第一,也是最關鍵的呼籲,就是應該要成立一個名為國家司法科學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Forensic Science,NIFS)的獨立聯邦機構,用以解決司法科學領域的需求以及其面臨的挑戰。委員會補充,後續的其他建議雖是為NIFS提供行動準則與規範,但即便NIFS沒有順利成立,這些建議依然有效,且應該要被妥善執行。
 

這13個建議簡述如下:

二、在NAS報告之後,美國聯邦政府的回應

在NAS報告出爐後,美國政府各大部門陸續做出回應。歷經近4年的商討,針對NAS報告的首要呼籲──創立一個獨立機構,以整頓、治理司法科學界,隸屬白宮的國家科技委員會(Nation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uncil, NSTC),和隸屬美國商務部的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Standards and Technology,NIST),以及美國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DOJ),於2013年決定,同時設立兩個單位,分工執行NAS報告所提出的諸多建言:

以下將分別介紹2013年之後,NCFS與OSAC的主要目標與運作情形。 
 

(一)國家司法科學委員協會(NCFS)

定位為美國司法部諮詢委員會的NCFS,會邀請司法科學領域諸多利益關係人,透過政府平台公開對話。「公開」是NCFS的一大特色,因為按照美國聯邦諮詢委員會法(Federal Advisory Committee Act),會議資訊必須於開會前登載於聯邦公報,會議均為對外公開舉行,鼓勵大眾提出意見;會議紀錄與相關文件也都會上網公告
6

主要目標

NCFS主要目標有以下六點:

NCFS下設七個委員會,包括認證與能力試驗(Accreditation and Proficiency Testing)、人為因素(Human Factors)、過渡方案(Interim Solutions)、法醫死因調查(Medicolegal Death Investigation)、報告與作證(Reporting and Testimony)、科學的提問與研究(Scientific Inquiry and Research)、科學與法律的訓練(Training on Science and Law)。 

委員採公開招募,於2014年DOJ與NIST共同自聯邦、州、地方層級的鑑識人員、研究者、檢察官、法官、辯護人與執法單位中選出40名。
 
平冤2019年度論壇的主題演講講者麥特.瑞斗(Matt Redle)檢察官即為「報告與作證」委員會的成員
7。由於所有的司法科學分析結果,終究都將透過鑑定報告或者專家證詞的管道進入法庭,故此委員會的主要目標便在於強化鑑定報告的妥適、精確與一致性。
 

工作成果

NCFS會提出兩種類型的工作報告,其中一種稱為觀點(Views),提出該委員會對特定議題的看法,另一種則為給司法部長的建議(Recommendations)。
 
而NCFS的具體影響可以透過三個層次來介紹,包括基礎層次(foundational),改善司法科學的效度;操作層次(operational),改善鑑識人員的操作與管理系統;關聯性層次(relational),改善對科學證據的認識。截至2017年,NCFS在基礎層次共提出5份觀點、5份建議;操作層次則有11份觀點,12份建議;關聯性層次則有7份觀點,3份建議。
 
儘管司法部轄下僅有聯邦調查局、緝毒局、菸酒槍炮及爆裂物管理局下有刑事實驗室,但NCFS所作出的建議卻不只影響這三個單位的實驗室,在特定的情況下,也可能影響到全國各層級的司法科學領域機關。
 
美國司法部首次對於NCFS的公開回應是認同司法科學認證的重要性。另一方面,NCFS也成為討論法醫系統的重要平台。
6 NCFS雖已於2017年4月停止運作,但相關資料均仍存於網站上。 
7 詳可參NCFS網站上對此委員會之報告。
NCFS 會議皆公開於網路上。(圖源自NCFS官網
(二)司法科學專業領域委員會(Organization of Scientific Area Committees for Forensic Science,OSAC)

若NCFS的主要方向在於如何透過政策強化司法科學,那麼OSAC的主要任務則是自諸多變異性的司法科學領域中,發展出各自的SOP,使司法科學的分析與對鑑識結果之詮釋均能夠更加精進。 

主要目標 

OSAC建置在美國商務部下,並獨立於司法體系之外,主要任務就是強化司法科學的實務運作,讓司法科學社群中,具有良好技術,且有共識的標準、指引得以被採用。經過一年籌備與招募,2015年OSAC正式成立,將司法科學劃分為五大領域,包括生物/DNA、化學/工具分析、犯罪現場/死因調查、數位/多媒體、物理/型態解讀。
 
點開OSAC網頁,便可看到那個著名的向日葵型分類圖,25個次級委員會,共有超過200個工作小組,300個不同領域的單位合作分工。 

OSAC的主要目的有四項,包括:
OSAC著名的向日葵型分類圖。(來源:OSAC官網
工作成果

多年運作下來,OSAC的一項重要成果便是建立準則。在OSAC網頁上,已經陸續建立許多經認可的標準,這些標準也可作為刑事實驗室的認證規範。

整體而言,OSAC有個重要的運作原則──與司法科學社群合作。美國鑑識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Forensic Sciences,AAFS)於2015年建立標準審查委員會(Academy Standard Board,ASB),這個委員會便是仿照OSAC,建立25個不同領域的委員會,同時與OSAC對話,並與美國的發展標準組織(Standards Developing Organizations)合作,尋求共識,建立各個司法科學操作應有的SOP。而這些SOP也在各個鑑識單位的認證程序、預算審查程序中發揮作用。

相較於在2017年停止運作的NCFS,OSAC目前仍持續運作中
8不過OSAC也面臨挑戰,譬如它涉及的領域太多、太混雜,且層級較多,因而有官僚化的批評,2016年就曾為此舉行共識會議,提出25點須改進的事項。
8 詳可參見OSAC網站

三、2016年PCAST報告:更上層樓

上述單位在2013年成立運作後數年,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認為有必要進一步評估相關進程,並擬定下一步的改善行動方案。

2015年,歐巴馬總統便指示「美國總統科學技術顧問委員會」(President's Council of Advisors 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PCAST)
9,在NAS報告的基礎之上,進一步思考是否還有其他可供改善司法科學學門的實際做法,以確保國家司法體系採用之鑑定方法能具備足夠的信度與效度。

為回應總統指示,PCAST於2016年9月,正式發表了《刑事法庭中的司法科學:確保特徵比較法的科學效度》(Forensic Science in Criminal Courts: Ensuring Scientific Validity of Feature-Comparison Methods),並在結論中明確指出,採用特徵比較法
10的司法科學學門,有兩個關鍵不足:(1)鑑定方法之信度與效度缺乏明確科學標準;(2)缺乏對特定鑑定方法的充分評估,無法確定其信度與效度是否經過科學驗證。

PCAST在報告中明確針對數種特徵比較法的改善建言,最後也針對可能協力改善司法科學體系的NIST、NCFS、FBI實驗室、司法部部長以及刑事司法體系,提出整體性的政策建議。

9 PCAST成立於2009年4月,是由國家頂尖的科學家和工程師所組成,他們會直接向總統和總統的執行辦公室提出科學、科技、強化經濟的關鍵改革等政策建議。詳可參此
10 所謂的特徵比較法是指,透過比對證物與來源樣本之間,相似的圖樣(pattern)、印痕(impression)等其他特徵,來決定兩者是否有關。
圖為2009年,歐巴馬總統於國家科學院發表談話,正式宣布成立PCAST。(來源

(一)PCAST的報告說了什麼?


首先,PCAST提到了科學證據如何在科學界和法律界產生連結。依照聯邦證據法的規定,如果請專家來作證,專家的證詞必須要在「理論上」和「實際操作上」都是行得通的。PCAST所關心的是,怎麼樣的鑑定方法與證據,在「理論上」和「實際操作上」都能行得通(前者稱基礎效度,後者稱應用效度),不過,PCAST最後強調,究竟各別證據能否在法庭上使用,屬於法官的範疇,PCAST並不打算僭越。

那麼,究竟要如何讓高度靠人的經驗而發展出來的特徵比較法在科學上有效?這需要很多的研究來確認專家在做某一項比對時,他的錯誤率是多少、在比對的過程中,有無把實驗過程確實記錄下來、能不能在相同樣本及相同方法情況下,做出相同實驗結果、專家們應該要是有多少分證據,話就說幾分等。

在此報告中,PCAST詳細評估了六種比較法的效度:

1. 單一來源與簡單混合樣本的DNA分析

PCAST認為,此鑑定方法在基礎效度上沒有什麼問題;只是在應用效度面,和其他比較法一樣會出現錯誤,通常是人為疏失(像是搞錯樣本)。為了減少這樣的問題,FBI要求轄下實驗室應要依照其標準進行作業,且分析員必須要接受定期的能力試驗。

2. 複雜混合樣本的DNA分析

複雜混合樣本的DNA分析,和前者在實驗流程上一樣,關鍵差異在於結果判讀。由於樣本組成複雜(混有多數未知個體的DNA,混合比例也未知),判讀時往往會因分析員主觀上的選擇而受影響,錯誤風險也大幅提升,因此PCAST認為,透過主觀分析方法進行複雜混合樣本的DNA鑑定,是不具基礎效度的。雖然目前此領域已開發電腦程式協助判讀,不過PCAST也提醒,仍須確認電腦是否真的能夠正確判讀,以及它的極限。

3. 咬痕分析

目前來看,咬痕分析缺乏足夠的研究支持,也已有案例顯示,鑑識人員不僅無法合理判斷咬痕的主人是誰,甚至未必能判斷出咬痕究竟是否屬於人類,因此PCAST認為,咬痕分析缺乏基礎效度,而且要發展到具有科學效度的程度的可能性也很低。

4. 潛伏指紋分析

PCAST認為,潛伏指紋分析是一種具基礎效度的主觀分析方法,只是應用效度上仍有些問題需要解決:(1)確認偏誤,鑑識人員會有在看到與要檢測的指紋明顯相符的指紋資料後,變更特徵點的情形;(2)情境偏誤,看到案件的其他資料,而更加相信(或不信)是某個人的指紋;(3)能力試驗,可用來判斷鑑識人員有無足夠能力進行潛伏指紋分析,而目前此領域的試驗仍須改進。

而此項鑑定方法有兩大改善方向,一是維持主觀分析法,但進行更多研究估算比對錯誤率;一是轉為客觀分析法,逐步透過電腦協助分析指紋。


5. 槍械分析

2009年的NAS報告已經指出,槍械分析的基礎效度有待確認,而PCAST的審查結果亦然。若要提升此學門的科學效度,應該要獲得期刊發表研究的支持、鑑定者應要通過能力試驗,且在呈現結果時,也應妥善揭露鑑定者是否曾獲知案件的相關資訊。

6. 鞋印分析

鞋印分析或可透過鞋印的判讀協助類化,但PCAST更關心的是,此鑑定方法究竟能否準確個化,也就是從某個印痕能否可信地聯結到某隻特定的鞋子。經審查,PCAST認為鞋印的個化分析欠缺研究支持,故缺乏基礎效度。

除了前面六項比較法的評估外,由於司法部當時剛好正在公開徵求大眾對於毛髮檢驗專家證詞指引草案的建議,故PCAST也一併審查了相關文件,認為司法部僅檢視了為數不多的早期文獻,而忽略了後續已有更新研究顯示,早期文獻具有重大缺陷。若根據PCAST自己的審查,既有文獻實際上無法建立毛髮分析的基礎信、效度。

PCAST最後提到,對於這幾種比較法的效度評估,其實也可以運用在其他鑑識學門上;而科學效度評估的基礎,必須奠定在特定時點存在的科學證據上。雖然某些鑑識方法的基礎效度尚待證實,但不能排除它未來會發展成可靠的方法;而現在認為可靠的方法,也有可能在將來被其他方法取代。

(二)無辜計畫對於這份報告有什麼看法?

無辜計畫在此份報告發表後不久,即發出聲明11表示讚賞,因為這份報告不僅有助於鑑識科學的提升,也呼籲應該要做更多科學實驗,以建立鑑定方法的有效性;PCAST針對專家證詞的正確性有所擔心,並且提醒司法機關要謹慎使用這些證詞,對此,無辜計畫也表示認同。

四、鑿刻巨石,一次又一次

2019年,適逢NAS報告發表十週年,美國無辜聯盟(Innocence Network)特別將其年度司法正義獎(Justice Award)頒發予NAS委員會12,特別肯認其貢獻,並且指出NAS報告確實激起法律人與科學家間的豐富辯論,也催生眾多針對司法科學實作與法庭應用的制度改革。

對於致力於平反冤案的無辜運動組織來說,NAS報告無庸置疑地,是大幅推展運動進程的劃時代功臣。但司法科學的制度改革往往耗時費日,變革無法一蹴可幾,更難以僅靠單兵成事,跨領域、跨學科的整合與對話極其困難。

NAS報告之所以重要,因為它在對鑑識學界以及整體司法界投下震撼彈之後,更激起了延續近十年的陣陣漣漪,多種角色與領域的行動者皆紛紛加入了這場空前的制度改革行動。

回顧NAS報告問世至今這十年間,除聯邦層級設置了上述的治理機構,民間層級也組成了相應的司法科學監督社群,譬如「鑑識科學統計與應用中心」(Center for Statistics and Applications in Forensic Evidence,CSAFE)。此外,各個司法科學學門內部也出現不少變革。

 

因應NAS報告,民間層級也組成「鑑識科學統計與應用中心」(Center for Statistics and Applications in Forensic Evidence,CSAFE)。(源自CSAFE官網

就在今年年初,美國鑑識學會理事長蘇珊.巴露(Susan Ballou)發表文章13,回顧NAS報告在這十年間對鑑識學界所帶來的貢獻。

她明確指出,雖然在報告甫問世之初,鑑識學界不乏各種「挫敗、憤怒、漠然」的情緒;但其實鑑識學界中本就有不少力圖改革的科學家,這些人的力量,結合在NAS報告所提出的諸多建言,以及它所引入的各種國家級資源與機構,確實成功為鑑識學界帶來不少可見的改變。舉例而言,針對人為錯誤、誤判因子的學術研究計畫,因為NAS報告所引入的資金而得以顯著擴展;各學門的專業組織開始嘗試統一鑑定的專業術語;針對多種鑑定方法信效度的跨部門研究與評估計畫,也如雨後春筍般地浮現。

蘇珊.巴露指出,刑事司法社群其實是「將NAS報告所提出的質疑,視為一種需要達到的目標及挑戰」。當然,司法科學社群所面臨的難題並未完全被消弭,但她認為,回顧過去十年,結合眾多學者與實務工作者的努力,美國鑑識學界已然展現了在NAS報告之前,難以想像的進展。

蘇珊.巴露的觀察,在某種程度上呼應了無辜計畫創辦人之一彼得.紐費爾德(Peter Neufeld)律師的觀察。

在一篇回顧NAS報告後十年發展的文章中,紐費爾德律師提到,過去司法科學僅需對法律原則負責,但在NAS報告之後,這個局面卻遭徹底翻轉。他進一步強調,翻轉與變革之所以可能,並不單純因為NAS報告提出了批評,而更是因為NAS報告對科學界提出邀請:NAS報告其實是號召科學社群加入,齊力協助刑事司法系統,進一步邁向「真實」。

換句話說,NAS報告真正的貢獻,其實是正式開啟了司法與科學之間的對話,並且創造了強而有力的合作機制。紐費爾德律師最後強調:「若要說這個報告平反冤抑、拯救生命,真的一點都不為過。」
14

1989年,美國出現第一起DNA平反冤案蓋瑞.道森(Gary Dotson)案15,自此,冤案救援進入新世界;後續冤案平反的發展也讓人們留意到那些過往認為科學的司法科學,正是造成誤判的原因。2009年美國國家科學院公布NAS報告,將冤案平反行動帶往下一階段,無論認同與否,參與司法實務與司法科學的專家均無法再迴避對話,一定要一起努力,為了一個更科學、也更公平、更不冤枉人的司法。

那麼,何時才會有台灣的NAS報告呢?

12 無辜聯盟邀請到NAS委員會共同主委之一哈利 . 愛德華(Harry T. Edwards)法官受獎。相關紀錄可參冤冤相報第50期〈黯黑在深夜,有光就有路:2019無辜聯盟年會〉。愛德華法官同時也是2016年PCAST報告的資深顧問共同主委。
13 Susan M. Ballou (2019) “The NAS Report: Ten Years of Response.” Journal of Forensic Sciences, January 2019, Vol. 64, No. 1.
14 見無辜計畫2019年2月19日發表之〈十年之後,2009年NAS報告的持續影響〉。 
15 蓋瑞.道森是美國首位透過DNA證據平反無罪的無辜者。1979年5月,道森的強姦、加重綁架罪罪名成立,分別遭判處兩個25至50年的徒刑。案件於1981年確定,直至1989年8月,才因DNA再鑑定而洗刷罪名。
供述鑑定】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205號刑事判決

 
然臺大醫院乃係醫療機構,是否有判斷法所不許誘導訊問之專門知識或特別專長經驗,已非無疑。且實施鑑定之人,既未親自見聞該警詢及偵查中之陳述過程,僅憑書面記載為判斷依據,是否充足,亦有疑問。

是原審未調查臺大醫院有無鑑定訴訟程序中之訊問是否屬誘導訊問之資格,遽採上開鑑定報告,認A男於警詢及偵查中陳述有被不當暗示及誘導(見原判決第31頁),尚有未洽,顯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之違法。
被害人供述之補強】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2125號刑事判決 
 
至於被害人以外之證人陳述,其中如係以聞自被害人在審判外之陳述作為內容所為之轉述,因非依憑證人自己之經歷、見聞或體驗,乃為傳聞證言,仍不失被害人所為陳述之範疇,亦不足以作為被害人所指述犯罪事實之補強證據。
 

- 2019平冤年度論壇 -
鑿刻巨石:司法科學與冤案救援


好的司法科學,是接近真實、減少冤抑的重要基石;而冤案平反行動與經驗,卻也正是磨煉這塊巨石的關鍵動力。

然而,司法科學的改革往往曠日費時。科學與刑事法庭,雖都亟欲接近真實,但卻各自以迥異的知識典範與理論方法運轉。在科學隨著時代日益變動的今日,整合與對話則更顯挑戰,改革者必須持續在不同社群與知識領域中來回穿梭、挑戰與對話,嘗試彼此適應、修正,才可能逐漸將這塊巨石塑造成更加理想的樣貌。

2019年平冤年度論壇,以「鑿刻巨石:司法科學與冤案救援」為題,透過從國內外的冤案救援經驗與司法科學改革經歷,回望台灣,也邀請眾人一同摸索、看見這塊巨石的樣貌,更開展相關改革行動。
 
立刻報名

-徵求-
服用止咳藥水被判定吸食海洛因案例

 
2016年1月,剛入伍一個月的A男,因收假時尿液抽檢結果異常,而被認定吸食海洛因。A男解釋當時他被傳染感冒,曾服用多次止咳藥水,但因尿檢結果超出標準甚多,法院不採他的抗辯,裁定A男須觀察勒戒。A男後來自費進行基因檢驗,更在退伍後進行止咳藥水實驗,才知道自己「可待因代謝異常」,即便只喝了幾口止咳藥水,尿檢結果就會超標甚多。

在平冤的協助下,A男的案件在今年開始重新審理,近日法院更駁回觀察勒戒聲請的裁定,認定尿檢結果異常確實可能是止咳藥水加上基因異常所造成,還給A男清白。

類似案例或許不只這一椿,為了研究、確認現行實務所採取的標準是否需更新改正,我們正在蒐集相關案例。如果你也因為喝止咳藥水而被法院誤判成吸食海洛因,請與我們聯繫!

(以已定讞案件為主,若有任何問題,也可電話與我們聯繫)
線上填表
平冤是為了含冤待援的無辜者而存在,而您的支持與力量,則是讓我們持續努力下去的基礎,也是對受冤者及其家屬莫大的協助!
Copyright © 2019  台灣冤獄平反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2-27374700 傳真|02-27374708
 10663 台北市大安區辛亥路二段165號7樓       
   
編輯|柯昀青、羅士翔、林晏竹、王翊軒
編輯|王季庭、李怡萱、李若嘉、鍾佳琪
感謝|賀陳介、林耕文、林耘生、吳湘芸
感謝|唐琪縉、趙 如、胡淑惠、胡淑惠

請 點此訂閱冤冤相報電子報。
若您不願收到此訊息,可 點此取消訂閱 或與我們聯繫

Email Marketing Powered by Mailchi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