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


一起在南涌跳舞

作者/Mo

  • 職業社工,愛好文字和文學,週四的南涌常客

(照片:阿年&Mo,攝於2019年12月14號 心事大平台)

每次踩單車由協會出強記,

開車的速度,由得我說快就快,要慢就可以慢。

由協會到石板潭路口鐵鏈這段路,我不敢慢。因為沙石多,左右路面又凹凸不平,幾乎每一次我都是靠衝的速度跑過去的。因為身體要找平衡,否則我怕自己會倒下。一出到路口,拼一口氣拐彎落到直路之後,心就自然鬆一鬆,平和下來,腳踏平穩放慢。這時,才有心情去找風景。

入南涌,一星期一次,是我放下城市速度的時刻。效率、反應、成果,這些城市對我的要求,我都想放開,讓南涌來調節我呼吸的速度。

慢慢,我發覺每個人的速度和輕重都不同,我指的是說話。阿年、阿樂、Stephen都有點慢,又慢得各有不同。何叔叔的長是公認的,順馨的哈哈聲很熟悉,德賢高音起來時會講的總令人發笑,而阿啟短而精的笑話,落地一聲,就是更上一層了。飯局時,圍着同一張桌子,大家分享着不同的速度。南涌給了我一個節奏,我也帶着自己原有的快慢和特質,來到這裡。

在這裡的土廚房,有這樣一個畫面感動了我。是恆常的星期四飯局,我正在趕開飯,相對急忙的我,靜怡靜靜地在旁用小玻璃碗在調醬汁,不慌不忙,然後,我看着她將鍋裡煮熱了的蘿蔔醬汁滴在掌心上,用舌頭去舔。試過味道後,又緩緩添加調味。我看在眼裡,心裡滿是疑問,同時,胸口湧起一絲感動。想起兒童心理學者理勞幼慈曾經說,小孩子的掌窩能連住他的心,做媽媽的,多些去握住孩子的掌,和他談心事。當醬汁到達掌心的時候,又連繫了一個善待食物的人的那個地方呢?在小玻璃碗的醬汁被攪動的剎那,我看見一份有把握的旋律,在這個人和他照顧着的食物之間,不受外間打擾。

近來朋友在談論「身體心理治療」,說由出生到一歲半的時候,若照顧者能接納和懂得回應我們的表達,幾時想食,幾是想便便,照顧者可以明白,我們可以放心信任對方,我們才能有信心去建立起自己的節奏,有了這份節奏我們才知道自己想成為怎樣的人。廚房裡試味的圖畫能感動我的,也是這份內在的督定和節奏。

南涌不單是風景,更有着大自然的「大」和它的寛容,能療愈人。又像一個體恤的母親,無論我找到或未找得到自己,它以我的本相容納我,叫我也能容納自己。相信總會找到內心的督定,不慌不忙,去回應別人的期望和要求,與身邊人共舞。

每次踩單車由強記入協會,在石板潭的亂石路上就算如何顛簸,當去到一個微斜向上的彎位,只要你趕得及抬一抬頭,只要剛碰到陽光灑下的時光,你會看見三撮高大的馬尾草,在太陽下閃閃發光。這裡就是協會上下一齊努力收回被濫用土地的印記,是群體能一起舞動一起成就的記號,這裡是竹頭下的入口。
 

點擊這裡,抓緊在南涌跳舞的機會
Facebook
Website
Copyright © 2019 Partnership for Eco-Agriculture and the Conservation of Earth, All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change how you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pdate your preferences or unsubscribe from this list.

Email Marketing Powered by Mailchimp